距离 2020IECIE电子烟展·深圳站

还有
这个左右电子烟命运的男人忽然宣布离职,原因竟是“我想念家人”
2019-03-21     转自:蒸汽新势力 作者:公旭

前言

Scott Gottlieb博士是在美国第43任总统小布什(George Walker Bush)执政期间担任FDA副局长,后由特朗普(Donald John Trump)总统任命,并于2017年5月11日宣誓就任第23任FDA局长。

熟悉情况的政府官员说:

“Gottlieb显然是每周从华盛顿通车到遥远的康涅狄格州家中,与家人一起共度周末,由于这个原因,辞职早已经规划了几个月”。

Gottlieb在FDA的信中提到:

“我很难写这篇文章与你分享我将在下个月辞去我作为食品药物管理局局长一职的消息”。

“除了在过去两年中,与家人分开,并想念我的妻子和三个孩子之外,没有什么挑战之外能让我远离这个角色”。

谁也没想到,这位亦敌亦友的“控烟”头号人物,会突然的宣布将辞去局长一职,这对于许多Vapers来说,是个难以置信的消息,毕竟Gottlieb虽然对于控烟的态度强硬,但他却也是“引领着监管单位走向文明控烟的一个重要指标”。

澄清尼古丁危害

在Scott Gottlieb博士担任美国FDA局长后,可以说他是让美国电子烟产业“风云变色”的一号人物。

2017年,当美国FDA宣布一项新的烟草和尼古丁监管综合计划时,公共卫生专家和组织者都松了一口气。根据这一项备受争议的PreMarket烟草应用(PMTAs)计划,尼古丁替代方案核准延迟到了2022年,并且该机构强调“改变对减少危害产品的立场”,例如电子烟。

在宣布新的烟草计划时,虽然FDA清楚表明了更多的想法,即尼古丁虽然是卷烟中的成瘾剂,但它们并不是致命的成分。与此相关,早在1976年,烟草减害理论的创始人Michael Russell曾指出:“人们吸食尼古丁,但他们却死于焦油”。

这一动议引起了众多媒体的批评,从那以后,Gottlieb一直面临改变立场的压力。迄今为止,该机构尚未批准一种减少危害的尼古丁产品。

严格防治青少年成瘾

在2018年十月,Gottlieb开始针对电子烟进行大规模的监管行动,尤其是吸引青少年的POD System(封闭式尼古丁盐小烟)及烟油中的调味香料。

当时FDA的声明稿解释:

“我指示FDA的烟草产品中心(CTP)重新审视2017年颁布的政策(审查申请并确定产品是否符合待上市的法定标准),因为它适用所有口味的电子烟产品。我追求的改变可以保护孩子不受尼古丁侵害,除了让所有口味的电子烟产品(不含烟草,薄荷及薄荷醇)在年龄限制的商店中销售,还包括在线上销售实施高标准的年龄验证”。

Gottlieb博士“仔细考虑公共健康的平衡因素”,承认这些风味在成年人中更受欢迎,同时他也不希望“让烟草在市场上变得比电子烟更有吸引力”。

紧接着,FDA又对行业提出要求,指示业者、零售商必须在未来90天内努力,与FDA能够共同努力实践规定。因为他们知道单靠政府单位的力量,是无法扭转青少年使用尼古丁产品的局面,唯有共同落实FDA对电子烟产品的限制,才有可能控制住尼古丁成瘾在青少年中持续发酵。

而后,JUUL也依照FDA要求,停止向所有9万多家零售店销售JUUL含调味烟油的封闭式小烟,并且将最低购买年龄提高到21岁,同时还关闭了Facebook、Instagram及Twitter等社交帐户。

由此可见,在Gottlieb所引领的FDA监管下,美国的电子烟市场并未受到像“香港”、“台湾”及“泰国”那样“一刀切”的政策待遇。而对于Gottlieb承认“长期吸烟者转向使用电子烟更好”的相关采访,也着实的建立了“电子烟在替烟功效中无可取代的地位”。

或许最近几个月,由于FDA采取了更为严厉的立场,导致业者们对于监管机构是嗤之以鼻,但总体看来,我们无法否认这位控烟大佬在严格监管的措施下,还是给予了电子烟行业一个适度发展的空间,而每项提案都是“理智”且“文明”的。

希望Gottlieb在辞去FDA之后,能够好好享受天伦之乐,而Vaper们只能期望,在他离开之后,下一个上任的FDA局长“能够明智推广与风险相关的法规,并且未来的任何决策都将基于健全的科学数据”。

(资料来源:Vaping Post、FDA,图片来源Vaping Post)

记得将“蒸汽新势力”设为星标!

你点的每个赞,我都认真当成了喜欢

相关推荐